曹丕的武 

  • A+
所属分类:诗人

曹丕,不仅是个文化人,还会武术。
曹丕在他的著作《典论》的自序里说,他从小就在他爹的要求鞭策下练习骑射,五岁就会射箭,八岁就会骑射。曹操征张绣的时候,他哥哥曹昂和堂兄曹安民都死于乱军之中,他乘马逃脱。一个十岁的孩子在乱军之中骑马逃脱,这确实不是闹着玩的,想想我十岁的时候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估计要吓哭。他又说,当年平定冀州的时候,和曹真俺们俩打猎,一天时间,獐鹿这样的大家伙就打了九头,野鸡兔子之类的有三十多只,可见射术还是确实不错的。
更为精彩的是曹丕描述了自己和将军邓展比剑的故事,写得很精彩,第一次邓展输了还不服,第二次卖个破绽直指咽喉,满座皆惊。曹丕说自己遍寻名师,从多位高手学剑,功夫自然不是闹着玩的。这段描述,很多人不以为然,觉得在自己写的书夸自己,怎么看怎么像吹牛,似乎有点蒋公写日记的味道。事实到底如何,不知道。
冯翊贼郑甘,王照和卢胡投降,曹丕说之前你们让我讨伐鲜卑,我没有听,结果鲜卑投降了。后来你们又要我讨伐卢水胡,我又没听从,结果卢水胡又投降了,这难道不是‘坐而降之其功大于动兵革也’吗?曹丕在位期间,与蜀汉的纠纷不多,大一点的动作就是在延康元年派侯尚等招降孟达打败刘封夺取了上庸三郡。曹丕在位七年,并未对蜀汉动兵,诸葛亮呢,忙着南征,即使孟达反叛,他也没有急于北顾。曹丕真正统兵打仗只有一次级黄初三年十到黄初四年与孙权的战争。其他几次,要么并未实际开战,比如延康元年治兵东郊并南巡,有人认为这是为了篡汉做军事上的准备,很有道理。还有一次黄初六年出兵东征,水面上冻舟车不行,这次作战实际没有实现。要么就是并未亲征的几次平叛,比如曹仁讨平郑甘,梁习讨平鲜卑柯比能等。
曹丕与孙权的这次战争情况如何呢?这次曹丕同志御驾亲征,驻宛城。(黄初三年十月到四年三月。)曹军三路,第一路征东大将军曹休督张辽,臧霸出洞口(今马鞍山市和县),东吴方面的统帅是吕范,参战的将领有徐盛,全琮,孙韶等,曹魏的记载是斩首四万,东吴的记载是赴水溺死者数千,总之,这路是败了。第二路大司马曹仁出濡须(今芜湖市无为县),东吴方面的将领是朱桓,东吴的记载是曹仁不听蒋济的劝谏,冒进中州,被朱桓杀得大败,被斩杀常雕,生擒王双,这一路东吴胜了。第三路中军大将军曹真,征南大将军夏侯尚,部将张颌,徐晃等围南郡,东吴诸葛瑾率潘璋,朱然等,曹魏记载贼溺死数千,东吴的记载是诸葛瑾全师保境,这说法太委婉,纵观参战将领的传记,大约是魏军围朱然于陵,打败了各路援军,然江陵久攻不下,反而被朱然反击两屯,将军石建、高迁仅以身免。这一路,曹魏没有达到战略目的,被迫撤军。
这场战役的结果,曹丕无法取得太大进展,很不幸,病疫又发生了,只得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士民得以安息,解围撤军。孙权呢,虽然没有让曹丕得逞,也吓出了一身冷汗,也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闽粤蛮夷未平,上表求悔改。大家说起三国人物,曹操,刘备,枭雄也,诸葛千古一相,或争武将排名,或论谋臣顺序,对曹丕恐怕都不以为然。然而,曹操打孙权,落荒而逃狼狈不堪,刘备打孙权,落荒而逃狼狈不堪,曹丕打孙权这一仗,并没有落荒而逃狼狈不堪,还略占了上风,也基本达到了战略目的。纵然客观条件有所不同,战场态势略有相差,但总体来说,曹丕的武略没那么不堪,这一仗打得不差。曹丕后来两次伐吴未果,估计他还对黄初三到四年的吴魏大战心有不甘吧。然而三国鼎足之势已经形成,如果没有发生什么变故的话,谁打谁都费劲。
所以呢,曹丕确实会点武术。他个人武功即便没有典论序文中所说的那么神乎其神(比风清扬、令狐冲不差吧?),但是一个十岁的娃娃能够乱军之中逃脱,马术一定不会弱的。曹丕带兵打仗,虽无大功,但战略、用人、战机都还相当可以,统御力也足够,有人说曹丕第一次南征实际上解决了臧霸的兵权,稳定了青州的局势,这个我没研究过,客观上是这样的。曹操如果目睹了曹丕的用兵,他还会有‘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感叹吗?
注1:濡须,今安徽芜湖市无为县。
注2:洞口,《三国志》“洞口之战”的相关记载有:
1、《吴书 吴主传》:“(黄武元年)九月 魏乃命曹休张辽 臧霸出洞口 曹仁出濡须 曹真 夏侯尚 张郃 徐晃围南郡 权遣吕范等督五军 以舟军拒休等… 十一月 大风 范等兵溺死者数千 余军还江南”
2、《吴书》徐盛传:“曹休出洞口盛与吕范 全琮渡江拒守 遭大风 船人多丧 盛收余兵 与休夹江”
3、《吴书》吾粲传:“黄武元年与吕范 贺齐等俱以舟师拒魏将曹休於洞口值天大风 诸船绠绁断绝 漂没著岸 为魏军所获”
4、《吴书》全琮传:“黄武元年魏以舟军大出洞口 权使吕范督诸将拒之”
以上记载,虽然不得明知“洞口”的具体位置,但可以确定的是“洞口”临江、且在江水北岸。今天的湖南洞口县根本就不临江,维基此说是“望名生义”、牵强附会。虽然由《三国志》本身无法确知“洞口”的位置,但北宋所著的《太平寰宇记》在和州历阳县下,有如下的记载:“洞口浦魏将曹休张辽伐吴至此 吴军相望注 水经云江水左列洞口”,则依《寰宇记》,三国时期“洞口之战”的“洞口”是在北宋时的和州历阳县境内。而北宋的历阳县和东汉乃至魏晋时期的历阳县相较,其县址位置是基本没有变化的。所以据《寰宇记》可以推断出“洞口”就是在历阳附近,历阳县也正好是位於江水北岸的。《吴主传》中对黄武元年魏国三路军队的记载,其方向应该是从东往西依次记载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