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丕的任性 

  • A+
所属分类:诗人

曹丕在建安二十五年(延康元年,公元220年)当了皇帝,结束了东汉二百多年的统治,历史上称为‘曹丕篡汉’。其实,曹丕的天下,是曹操打下来的,曹丕本人,倒是未必借了献帝什么光。曹操打天下,不管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好,还是‘奉天子以令不臣’也好,总之得打着大汉的旗号,所以曹操至死不敢代汉自立,他至死都是汉臣。曹魏的阵营里,既有忠心汉室的比如杨彪、荀彧,也有耻为汉臣的比如侯惇,情况就是如此复杂,所以‘曹魏篡汉’,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是篡那么简单,这与司马氏篡魏完全不同。曹丕以阳县万户奉献帝为山阳公,行汉正朔,位在诸侯王上,奏事不称臣,受诏不拜。献帝在魏明帝青龙二年(公元235年)去世,享年五十四岁。子孙袭爵,直到晋永嘉之乱。曹丕对汉献帝,总算够意思了。
曹丕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特别是东汉时期宦官和外戚对封建皇权统治的威胁,于是在延康元年二壬戌令中规定,宦官任官不得超过各官署的令,金策著令,藏之石室。在黄初三年九月甲午诏令中又规定,群臣不得奏事太后,后族之家不得当辅政之任,又不得横受茅土之爵。曹丕能够采取相当的政策压制外戚与宦官,避免外戚与宦官对皇权的威胁,这是他明白的地方。他下令出现异常天气不必弹劾三公,这是朴素唯物主义的体现。
曹丕的用人,总体上是妥当的。他先后用贾诩、华歆、王郎、钟繇为三公,都是一时之选。先后以夏侯惇和曹仁为大将军,保证了军权的可靠性和稳定性。他选择的托孤之臣,曹真、曹休、陈群和司马懿,也都是忠于曹魏政权的人才。至于司马氏篡魏,是又经历了魏明帝一朝,到三少帝时期才逐渐演变形成的。我一直以为,一个好的君主只做好本朝的事情就好了,在皇权集中的封建统治里,皇帝的主观能动性是决定本朝统治的根本,前朝遗产虽有影响但不是根本因素。曹丕对献帝、对忠于汉室的老臣杨彪,也都表现得相当得体。
曹丕的问题,贪玩而任性。曹操一死,曹丕就像放飞的笼中小鸟一样肆无忌惮的遨游,他先把铜雀台的美女全部接收过来,又向孙权索要南方的奇珍异宝,东吴群臣说,荆州扬州贡奉的内容都是有典籍可查的,这家伙所要的翡翠明珠孔雀大象的都不符合礼仪,孙权很明白,这人居丧期间还索求玩物,和他讲什么礼?他打猎上瘾,带着一大群文臣武将游猎无度,自己很哈皮:打猎真有意思啊。侍中辛毗不客气:您是高兴了,我们可就跟着受苦了。
辛毗很幸运的是,他是曹丕不讨厌的人,曹丕对他不讨厌的人还是比较大度的。他想让杨彪做太尉,杨彪直言,我作为汉臣于衰乱之际无尺寸之功,再做魏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曹丕并没有怪罪他,对他仍然尊崇有加。而有些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因为立嗣的事情,杀了丁氏兄弟全家男子,又借故逼迫杨俊自杀。又因为直言谏诤,先后杀了霍性和鲍勋,鲍勋,是他父亲曹操的救命恩人。
大美女甄氏不和他的意,被他赐死。大才子曹植不和他的意,被贬。同样是他父亲的救命恩人兼他叔叔的曹洪,也差点被他杀死。史书说,他年轻时候曾经向曹洪借钱不成,所以怀恨在心,存疑。曹洪在建安末年西征关中的时候,这爷俩还书信往来,谈笑风生。曹丕篡汉之后,曹洪先后担任卫将军和骠骑将军,这都是重要的职务,怎么突然在黄初七年突然记起当年的怨恨和曹洪翻脸呢?最能体现曹丕任性的事情,是对待于禁。他先用荀林父、孟明视的典故安慰于禁,又画壁画羞辱他,导致于禁郁郁而终。司马光说得好,你可以废掉他,你可以杀掉他,但是你这么羞辱他,哪有一点君主的样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