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梅花

  • A+
所属分类:诗人

,原产中国南方,已有三千年的栽培历史,与并称“四君子”,与竹并称“岁寒三友”。

因其为百之先,战霜斗,于严寒中绽放,为天下报,故为历代诗人吟咏。

       常说的岁寒三友、花中四君子,就是古人心目中有德行的植物,其中四君子:梅花独步早春、傲霜斗雪;兰花幽香素洁、与世无争;竹子挺拔正直、虚心劲节;菊花清丽淡雅、凌霜不凋,这都是君子的美德。而这种投射,就常常灌注在文人的笔下,成为文人自身人格的象征。
      梅花在严寒中最先开放,然后引出烂漫百花散出的芳香,因此梅花与菊花一样,受到了诗人的敬仰与赞颂。宋代人陈亮《梅花》:“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香。”诗人抓住梅花最先开放的特点,写出了不怕打击挫折、敢为天下先的品质,既是咏梅,也是咏自己。王安石《梅花》:“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诗句既写出了梅花的因风布远,又含蓄地表现了梅花的纯净洁白,收到了香色俱佳的艺术效果。陆游的《咏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借梅花来比喻自己备受摧残的不幸遭遇和不愿同流合污的高尚情操。元人王冕《墨梅》:“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也是以冰清玉洁的梅花表现自己不愿同流合污的品质,言浅而意深。
  梅花,在中国文化中,一直是带着傲雪的风骨,孤傲清高,如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梅花》),如陆游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卜算子·咏梅》)。但是林逋的梅花诗,却影响深远,得到了后世热情的呼应与追随。“清风千载梅花共,说着梅花定说君”(吴锡畴《林和靖墓》),林逋与梅花也成为文化史上互相连结的一个符号。
  林逋与梅花,有这样一段佳话:当年,林逋隐居杭州孤,不娶无子,植梅放鹤,就有了“梅妻鹤子”的雅称。
  因为这段“情缘”,林逋与梅花在宋代就已经成为一个整体。
  南宋方岳写梅花,说“立到深难着语,怕渠去说与林逋。”
  刘黻访西湖,则说“惟欠数间茅屋在,种梅花处伴林逋。”
  吴文英至的时候小帘沽看梅花,也要“梦到林逋山下”。
  王镃赏三潭印,还要叹一句“黄昏若看一潭月,不出林逋两句诗”。
  就连朱淑真写桂花,写着写着也要说一句“若教月浮清浅,消得林逋两句诗。”
  林逋写梅花,一共写了八首诗、一首词,这八首诗被人誉为“孤山八梅”。其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一联,得到了后人的无限赞誉。上文说的“不出林逋两句诗”、“消得林逋两句诗”,正是指林逋写梅花最广为人知的这两句,出自《山园小梅》二首其一: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疏影斜横,写梅花疏疏落落,斜横的枝干投影在水中;暗香浮动,写梅花散发的香味清幽,浮动在黄昏的月下。有梅花之风骨,也有梅花的韵味。就连苏轼、黄庭坚、陆游等诗词大家,读此都曾争相赞誉。后人更是将其誉为“绝唱”,明代李东阳在《麓堂诗话》中说:“天文唯雪诗最多,花木唯梅诗最多。雪诗自唐人佳者已传不可屡数。梅诗尤多于雪,唯林君复暗香疏影之句为绝唱,亦未见过之者,恨不使唐人专咏之耳。”
  除了这一联,还有“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湖水倒窥疏影动,屋檐斜入一枝低”等等,也常为人们称道圈点。
  宋代的咏梅诗很多,文人学子笔墨酬应,往往少不了咏梅诗作,可以说咏梅的题材尤为人们热衷。而就在这种繁荣兴盛的咏梅文学之中,梅花的审美意蕴逐渐提高。
  六朝及唐代,梅花在诗词中的地位并不突出,虽有咏梅之作,但主要围绕在花开花落的景象来触发情感,抒发的大多是时序迁转、青春易逝、人生漂泊的悲怨,还没有独立的审美意义。
  中唐开始,渐渐对梅花的美有所深入,开始注重其气质与品格,于是有了“不竞南艳阳节,任落东风伴春雪”(李绅《过梅里七首》)与霜雪竞威力的风采,有了“知君有意凌寒色,羞共千花一样春”(陆希声《梅花坞》)远世避俗的气节。
  而入宋以后,梅花更是成为了一个被赋予深刻精神意义的文化象征。林逋,正是先驱者。
  “自北宋林逋诸人递相矜重,暗香疏影、半树横枝之句,作者始别立品题。”林逋写梅花,因象见意、目即道存,写出了梅花的幽雅,也写出了淡泊闲适的隐者意趣。
  为什么林逋可以写出梅花的韵味?大抵因为林逋此人,本身就与梅花有着相似的品格:孤澹清逸、澄淡高远。苏轼就曾在《书林逋诗后》发出“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这样的赞叹。
  林逋幼年就成了孤儿,家境贫穷,衣食不足,但他却始终勤奋好学。曾经放游江淮之间,却于壮年归隐山林,结庐孤山,二十年未曾踏入城市,一生不仕不婚,以梅为妻、以鹤为子。
  中国古代文人既追求政治理想的实现,也渴望个人精神的自由:他们珍视清高无瑕的品格,向往空寂清幽的山林,追求冲和平淡的心境。而这,正是林逋其人与其笔下的梅花所展现的。由此,他们欣赏林逋高洁的人品,折服林逋笔下梅花的魅力,也开始赋予梅花孤澹清逸、澄淡高远的审美意趣。
  但正如清代辛弃疾所言,“若无和靖即无梅”(《浣溪沙·种梅菊》),无论后来文人如何发挥诠释,林逋与梅花的情缘始终未断,两者紧密联系,成为文人高雅清静志趣的一个永恒象征。(施希茜)
梅花,自古以来就受到很多文人雅士的喜爱,寒霜苦雪一枝梅,难得的高雅风尚。在苦寒的冬季,百花凋零,也只有梅花傲骨,冒雪开放,这份坚强的品格深得人们的喜爱,那么关于梅花的古诗词有什么呢?
01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梅花》是北宋诗人王安石创作的一首五言绝句。此诗前两句写墙角梅花不惧严寒,傲然独放;后两句写梅花的幽香,以梅拟人,凌寒独开,喻典品格高贵,暗香沁人,象征其才气谯溢。亦是以梅花的坚强和高洁品格喻示那些像诗人一样,处于艰难环境中依然能坚持操守、主张正义的人。全诗语言朴素,写得则非常平实内敛,却自有深致,耐人寻味。
02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著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   

正是层冰积雪时。

         这首诗创作于宋代嘉泰二年(1202)春作于山阴,陆放翁时年七十八岁。北宋灭国,陆游处于政治势力的边缘,资历不高,又力主北伐,长时间得不到当权派的重用,但他的心中确实仍有期待,当看到梅花时有感而发。全篇比兴深婉,境界幽远,风格高朗。
        其实,国人都熟悉他“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望告乃翁”的诗句,这首诗所表达的情绪也是相通的,反应的是在诗人特有的政治处境下,心念复国,若有所待,非常幽微,非常复杂的心理状态。
"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这其实正是进入诗人更加切肤的感性世界的"诗眼"所在。陆游是南宋爱国诗人。他文武双全,年轻时意气风发,北宋灭国,是陆游一生中的痛,他一生忠贞,念念不忘北伐,但一直得不到南宋朝廷的重用直至死去。这实际是一首标准的借物咏志诗。"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一句对梅的身世天衣无缝的描述中,用到了意味深长的两个字眼:"那堪"、"更"。更有一个双关气很浓的"北枝",说的是诗人自忖处于政治势力的边缘,又力主北伐,长时间得不到当权派的重用是自然的事。但是,他的心中确实仍有期待。年复一年的等待并没让他感觉到绝望,"自分"二字准确地传达出了他的这种心态。

"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一幅雪压梅花、俏色生春的寒梅图跃然入目。诗的后两句,诗人用自问自答的方式把梅花的"高标逸韵"和"层冰积雪"联系在一起,以"层冰积雪来"烘托梅花的"高标逸韵",进一步突出了梅花不畏严寒、傲对霜雪的气节。

浓烈的诗情画意,夹杂着无法言说的身世之感,虚实相照,浑然一体,烘托出一种清逸深幽的特殊美感。这是中国古典诗歌的惯有风格。

03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卢梅坡,宋朝末年人,具体生卒年、生平事迹不详,存世诗作也不多,以两首雪梅诗留名千古。钱钟书《宋诗纪事补正》云:“本书卷六十六有卢铺,字威仲,永福人,疑梅坡其号也。
古今不少诗人往往把雪、梅并写。雪因梅,透露出春的信息,梅因雪更显出高尚的品格。如毛泽东《卜算子·咏梅》中就曾写道:“风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雪、梅都成了报春的使者、冬去春来的象征。但在诗人卢梅坡的笔下,二者却为争春发生了“磨擦”,都认为各自占尽了春色,装点了春光,而且谁也不肯相让。

读完全诗,我们似乎可以看出作者写这首诗是意在言外的:借雪梅的争春,告诫我们人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要有自知之明。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才是正理。这首诗既有情趣,也有理趣,值得咏思。

04
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

只留清气满乾坤。

      《墨梅》是元代诗人画家王冕的一首题咏自己所画梅花的诗作。诗中所描写的墨梅劲秀芬芳、卓然不群。开头两句“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直接描写墨梅。画中小池边的梅树,花朵盛开,朵朵梅花都是用淡淡的墨水点染而成的。“洗砚池”,化用王羲之“临池学书,池水尽黑”的典故。诗人与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同姓,故说“我家”。古人写诗,注重炼字。诗中(亦指画中)的梅花生长在作者日日洗涤笔砚的池水边,那一朵朵开放的梅花都呈现出淡淡的墨痕。一、二两句运用白描手法写梅花的形态,一个“淡”字既道出画梅花的技法,又刻画出梅花朴素淡雅、傲立于严寒的风骨,令人耳目为之一新。

再看末句,诗人为什么特别爱画不着颜色的淡墨梅花呢?原来他并不希罕那些庸俗的人们夸奖梅花的颜色艳丽,只求保留那清新的香气充塞在天地之间。一个“满”字,不仅传神地写出了梅香的充盈激荡,而且使得诗人人格魅力的凸现与辐射分外的耀眼!

       这首诗题为“墨梅”,意在述志。诗人将画格、诗格、人格有机地融为一体。字面上在赞誉梅花,实际上是赞赏自己的立身之德。
       这种不流于世俗、傲骨铮铮的气节正是作为诗人的王冕的志趣所在,这种不追求虚浮绮丽的外表而钟情于梅花精神的表现方法正是作为画家的王冕的巧夺天工之处。“画梅须具梅气骨,人与梅花一样清。”人们是这样称赞王冕的。现实中的王冕与他笔下的梅花一样,坚贞不屈、孤芳自赏。相传由于王冕的画画得特别的好。当地的县官和一个有权势的大财主慕他之名,几次想见他都遭到了拒绝。最后,当县官亲自下乡见他时,他听到消息后赶紧躲了起来,又让县官吃了闭门羹。

因而《墨梅》这首诗不仅反映了他所画的梅花的风格,也反映了作者的高尚情趣和淡泊名利的胸襟,鲜明地表明了他不向世俗献媚的坚贞、纯洁的操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